注册
登录
Hot Lah 热辣
佳礼资讯网 热辣网 生活在全世界最快乐的墓地,我重新认识了死亡
在全世界最快乐的墓地,我重新认识了死亡
| 1-2-2021 02:38 AM | 评论: 0
在全世界最快乐的墓地,我重新认识了死亡


提到墓地,你会想起什么?
 
也许会觉得有点晦气,也许浮现在你眼前的,是草地茵茵、一派肃穆之感的墓园,也许是身着黑装、神色哀伤的行人。

毕竟,死亡在大多数文化里,都是一种忌讳,人们对它避而不谈,心生恐惧。

正如叔本华所说:“死亡,对任何人而言,都比从前躲避的所有暗礁都更险恶。”

 
但在一个古老的罗马尼亚小镇,人们却对死亡有不一样的态度。

最能代表他们另类心态的,就是下面要说的“欢乐墓园”(Merry Cemetery)。
 
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人困惑了,象征着死亡的墓地,怎么还能带来欢乐?

这块“离经叛道”的墓地,还真的能。

“欢乐墓地”的墓碑五彩斑斓,看上去明亮又欢快。碑上用鲜艳的色彩和卡通的画描绘逝者,下面还刻着风趣的“打油诗”。


斯人已逝,但这种豁达和幽默却以图文的形式遗留下来,到访的人,很难不受到感染,常常被这些画和诗逗得捧腹大笑。

尽管罗马尼亚本身也不是个旅游热门国,而“欢乐墓地”所在的Săpanța小镇离首都布加勒斯特600公里,可以说是十分偏远。

但是,这块被冠以“世界上最欢乐”名号的墓园,凭借嘲笑死亡的幽默口吻,仅2016年一年就吸引了50多万人前来参观。

同时,因为与众不同的画风,“欢乐墓园”也在许多欧洲人的旅行必去地清单上。

一位60多岁的德国老人就表示,自己从小就听长辈提起过这座奇怪又有趣的“欢乐墓地”,到访之后,果然没有失望。

这里不仅能给人启发,又因为独特的艺术看上去像一个户外博物馆。


欣赏这些艺术品一般的墓碑,就好像和地下的有趣灵魂在对话。

许多人发现,这种幽默有一种特殊能力,化解了死亡的沉重,自己也因此回顾自己的人生,思考生命的价值。
 
久闻其名,我选择在赛博世界神游“欢乐墓园”。在这里,我也重新认识了死亡。


不论放在欧洲还是全球来看,“欢乐墓园”都是个“奇葩”。
 
大多数欧洲墓碑都会采用花岗岩、石头等材质,灰色的碑面上刻着死者的身份和生平,看上去色彩单一,略显沉闷。
 
“欢乐墓地”的墓碑是木头制成的,垂直竖立在墓穴上,还带有一个小屋顶,这是为了防止雨水的侵蚀。

入口处首先就是一只“张牙舞爪”的黑色魔鬼,它是死亡的象征。

下面写着一句“威慑性”的话:“好看的基督徒,我比你们更强大。我是丑陋的死亡,我将把你们一个接一个地带走。”

不过,老实说,这个魔鬼不仅不恐怖,反倒有些“丑萌”。 


进入墓园,就更有意思了。可以说,每一个墓碑,都是独特的艺术品。
 
因为墓碑主体采用的是Săpanța小镇独有的“童话蓝”,这些场景看上去并不怪异或恐怖,反倒有种童话般的美感。

除了蓝色,还有五颜六色的花朵纹饰,每一种色彩都有其含义:绿色代表着生命,黄色象征着生育,红色象征着热情,黑色象征着死亡。


占据墓碑最多空间的,是一幅以逝者为主角的卡通画。
 
这幅画主要是展示逝者身上最显著的标签,或是最独特的一面,比如兴趣、爱好和信仰。

像这位穿着传统碎花裙和衬衫、戴着头巾的大婶,生前的最大的爱好就是烹饪。她的厨具精致,神情也很放松,想必一定从做饭这件事中能感受到平静和愉悦吧。↓
 

这个穿着民族风马甲,发际线开始撤退的大叔,曾是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。桌上还有一封手写信,相信他为了自己的理想和坚持付出过许多。↓


这三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小朋友,从小就很喜欢音乐,还组了个乐队。↓


除此之外,也有通过工作场景、服饰等,还原逝者生前的职业。

比如这个穿着靴子、戴着牛仔帽和墨镜的男人,正在认真地砌墙,他生前的职位可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。但他并没有看轻自己的职业,以认真的态度完成工作。↓


这个穿军装的男人曾是个军人,还是位开坦克的陆军士兵。相信他的家人,应该很以他为傲吧。↓

这是一个邮差,他喜欢在小镇里跑来跑去,为大家传递信件和报纸。↓


当然,不是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正能量的。

比如下面这个手拿酒杯的男人,生前是当地有名酒鬼,还没有正经工作,天天游手好闲,坑蒙拐骗。他的家人也通过这块墓碑,讽刺地总结了他这一生。

他墓碑上的装饰也和别人画风不一样,小天使拿着酒瓶喝酒,取代通常象征着祝福的白鸽,是一只黑色的双头鸽子,这暗示着,他的家人担心他会在末日审判中被上帝当作“罪人”。↓


还有更直接的,用画还原了逝者的死因。

看上去,这个墓碑的主人是位不幸的小女孩,在过马路时被车撞了。↓


这是个暗黑而惊悚的故事:“这个男人,在放羊时被谋杀,直到下葬时,警察也没找到他不翼而飞的头颅”。↓


细心的人可能发现,在介绍逝者的图画下面,还有大段文字。

这可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介绍,而是用一种类似“打油诗”的形式,活灵活现地还原逝者的个性。

比如这个“墓志铭”,就是以一个“媳妇儿”的口吻,吐槽自己的婆婆:

在这个沉重的十字架下,躺着我可怜的婆婆,

她本可以多活3天,但那样我就要烦死了,

路过的人啊,千万不要吵醒她,

如果她被唤醒了,会回家找我麻烦,

我一定会好好表现,亲爱的婆婆,你千万别从坟墓里出来!


还有这位“斯蒂芬”,看得出来,他的家人对他怨气很重:

我叫斯蒂芬,烈酒常在身,

喝酒误了事,老婆闹离婚,

爱好交朋友,一杯就交心,

现在有点渴,干杯敬死亡。

还有的像是一个现代寓言,给人以警示。比如,这个卡车司机的墓志铭,就意在提醒人们超时打工和疲劳驾驶的危害:

我曾经为了发财而工作,对其他事情不管不顾,

我希望人们能停下来,读一读我碑上的话,

因为头脑犯了迷糊,我开的卡车侧翻了,尘土让我窒息而死,

2002年,我42岁,死在巴塞罗那。


在当地,一个人死去后,他的家人通常会提供关于死者的资料和素材,委托“欢乐墓地”的艺术家来加工制作这样一个有诗有画的墓碑。

这个传统,在当地不过持续一百多年时间。

当地村民本身信仰也比较独特,他们相信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而是另一个开始。

1935年的时候,当地有个叫斯坦的艺术家,决定把这个态度用“欢乐墓碑”的形式发扬光大。

既然死亡并不可怕,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以严肃的态度去看待它呢?尊重死者没错,但一味以怀念、爱等千篇一律的词描述他们,也很无聊,完全不能体现这个人鲜活的一面和复杂的一生。

于是,斯坦选择用色彩、幽默的画和辛辣讽刺的语言来纪念死者。


小镇本来就是熟人社会,人与人之间都认识,经常在一起干活、喝酒聚会,免不了相互吐吐槽、开开玩笑。

所以,斯坦的做法,很快得到小镇居民的响应。

慢慢地,“欢乐墓园”里的墓碑越来越多,这也成了小镇独有的一项传统。

斯坦一共制作了700多个墓碑。每个墓碑的花费在520美元到1300美元不等,也就是最多1万多人民币,制作一个大概要花上好几周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略有的“沙雕”风的恶搞语言,就想表达哀思和悲伤,所以也有少部分墓碑虽然风格看起来和其他一致,但内容比较“正常。”

斯坦做的最后一个墓碑,是自己的——他在1977年去世。


墓碑上,是他自己写的“打油诗”:

如果有人问起我,我叫斯坦·伊扬·帕特拉,

但请过客听我言,句句皆是大实话,

我这一生无恶意,不幸仍然误伤人,

要是不幸伤到你,我只能说……

生活本艰难,我也很无奈。

斯坦死后,他的活计留给了自己的徒弟德米奇。

现在,62岁的德米奇也是个头发灰白的老人了,他在自己位于墓园边的工作室里,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,以及墓园里长眠着的老乡们,总是会有新的思考。


他觉得这份工作很有价值。

“这里不仅仅是一块墓地。人们意识到,这其实是一个允许你嘲弄死亡的地方。”

“这些文字和画作在不断提醒人们反思,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。”



微信公众号@猩  Vista世界派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zB-uFFTjLHdh-gGyS3XgLA
更多热辣
评论

评论

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。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。

注册   登入